主仆心声

  • - 太古城堂的异象是要成为一间生生不息的教会,因此各部门和年龄层,各按各职一同建立基督的身体仍然是我们的整体方向,然而目前的青少年和初职群体是相对较为欠缺,所以教会在资源上越发加添支持,在我看来是理当如此的。

    - 主在路加福音13章告诉我们,「我这三年来到这棵无花果树前找果子,竟找不到。把它砍了吧,何必白占土地呢?」但却愿意按纳额外给予机会为这棵树掘开土,加上肥料等候结出果子,续租二年亦给予我们为主结出果子的时间,首先教会复兴源于祷告,愿圣灵带领我们从祈祷中合一,安静等候神的指引。

    阅读全文

打针惊魂

     和大家分享我惊心动魄的打针经历(注:「惊心动魄」一词,按字面解释便可以了):

    我一向很怕打针,因为在成长中,每次打针都带来不愉快经历。而打针之后立刻休克也不止一次。又试过在打流感针之后,翌日便出现流感症状,十分辛苦,所以流感针我只打过一次。

   因应政府在28日公布防疫规定,宗教场所要关闭,并且疫苗通行证势在必行,否则教会重开之时,也不能回去;经过多方考虑,唯有以必死的决心在2月中打了第一针。打针之前有请弟兄姊妹为我代祷。

    感谢主,垂听了祷告,第一针没有很大问题,只是打完针之后有些头晕,随后几天手臂很痛。以为自己已经克服了这个困难,于是就按所编排的在3月中打第二针。我也请了几位弟兄姊妹为我代祷。

    我在医院打完第二针,大约10分钟左右,觉得心脏很不舒服,强烈地跳动,是从来没有的感觉,手掌和脚板感到有些痲痹和冷,头部剧痛。姑娘来帮我量血压,已到144,平时我的血压是90左右的。她叫了医生来看我,为我做了一些检查,当时我已躺在病床上,整个人不由自主地抖颤,医生叫我先生帮我按摩手部和腿部,姑娘都来帮手。经过差不多一个小时,才觉好些,我又再休息一会便回家了。之后几天觉得头痛和虚弱,我感到很可怕!

    对于之后还要打第三针,我真是担心的! 如果不是政府规定要打针才能返教会,我是不会选择打针的。我有自知之明,所以在同工中,我是最迟打针的一个。

    从这次打针的经历,让我反思:每个人选择做一件事或不做一件事,总有其原因,应尝试多从别人的处境去了解情况,英文有句话说: Put yourself in other people’s shoes.”,大概是这个意思。

    若果不去了解别人的情况,就加以定罪,是破坏关系的行为。我听过有人批评不打针的人是不负责任、不愿保护自己和身边的人、只增加政府医疗负担;又听过有人说:「你若清清白白,怕什么用安心出行?」在群体生活中,让我们收起互相论断的说话,更不要轻易定别人的罪,免得自己被论断 (太七1)       

Go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