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仆心声

  •    辛丑牛年伊始,祝愿大家新年蒙恩,多结果子。新春期间经常看到政府、电视台、公司等在媒体广播祝贺语句,在面对病毒肆虐、经济及前途暗淡、政府与市民艰难的关系下,这些可算是说出小市民的愿景,离解决社会困境还是遥不可及!

       究竟我们需要甚么基要的条件以恢复社会在精神和经济上的信心,笔者想到圣经里对合神心意的社会,有如此的描述:「慈爱和诚实彼此相遇,公义与和平彼此相亲。诚实从地而生,公义从天而现。」(诗85:10-11)

    阅读全文

疫情下

在全球疫情不断恶化的现实处境中,我们的心悲伤,我们的灵哀痛。悲伤哀痛中,我们还看到什么?

认识一家人,在香港第一波疫情的时候,从香港的家回到了上海老家,之后担心国内的疫情,他们订了机票赶赴德国,回到他们在汉洛威(Hannover)的家,结果在德国下飞机后要隔离14天,4月1日德国的确诊人数已经超过7万…后来他们笑称:「自己是追住疫情跑」。

疫情让世人再次意识到:我们共同生活在一个地球村里面,多国的医疗系统经历严重的冲击,甚至部分陷入灾难性状态;商业经济遭到重创,股市恐慌性大跌,失业率上升,民生问题令人担忧….某连锁快餐店关闭24小时服务,数百位依赖其食店留宿的露宿者变得无处栖身!

日常生活方式也经历改变,短短几十日,「在线学习」(online learning)和「在家办公」(home office)变得不再陌生。教会生活也经历前所未有的冲击,一场疫情,将世界各地的教会逼到在线,我们都在努力学习实践在线崇拜、在线祈祷会和网上团契。虽然我们都期盼疫情平息后,可以早日恢复线下聚会,但是有关「在线聚会」的讨论成为了最近的热门话题,包括:在线聚会相关工具的使用实践;圣礼和教会论的神学讨论;教牧如何实践在线牧养群羊等等。虽然有不同的看法和观点,但没有教会能够避开相关的思考和讨论。

500年前的宗教改革之所以成功,和印刷术的开发密不可分,推动了更多的平民百姓开始学习文字、自行读书,借着书籍和圣经去认识这个世界和基督信仰。今日的疫情可以颠覆我们对教会的传统认知吗? 我们应当如何看待「在线聚会」:视为作个权宜之计和过渡手段;还是视之为一个颠覆性改变的可能、一种新的机遇。

1996年,一位牧师和几个人在一个双车位的车库中创建了一间教会,最初只有40个会众。2001年因为某个特殊的原因,牧师无法出席主日崇拜,负责证道的他首次使用视频来传播他的讲道,结果他发现视频在会众中很受欢迎。2006年,他建立了一个名为「我的秘密」(Mysecret.tv)的网站,作为人们在网上匿名认罪的地方;2007年复活节主日他在「第二人生网络世界」(Second Life virtual life)中开始分享他的讲道。教会的会众数量迅速增长,截至2016年9月,最终成长为美国最大的新教教堂:Life Church,如今在全美8个州有28个聚会点,有近6万的线下会众,之所以用「线下」,是因为他们还有自己的「在线聚会」,每周共有79场在线聚会,已经有10万人通过在线聚会信主。   

不少华人信徒都在使用You Version这个手机软件来阅读圣经和灵修材料,制作和提供这个网络平台的正是Life Church,不到10年的时间,该软件在全球范围内的下载量超过近3亿次,包含1492种版本的圣经,涵盖世界上1074种语言,是网上最受欢迎的圣经软件。

虽然我深知道「在线聚会」有着众多实际的限制,但看完这间教会的简介故事,我有一份被震撼的感觉。这份震撼的感觉让我想起了两千多年前,神的儿子耶稣基督来到世上,道成肉身的神以及十字架的救赎,给当时犹太人的传统信仰带来颠覆性的冲击。20、30、50年之后,如果基督还没有再来,教会将会以什么方式和平台来实践她的使命呢?

如果我们视「在线聚会」是一个颠覆性改变的可能,是一种新的机遇,我们需要作好预备吗?

Go to top